日前,黑海紧张局势持续升级。由于欧美对俄银行、航运、保险等领域的制裁影响了俄方农业出口,黑海协议中保障俄方食品和化肥出口正常化的部分至今未被履行。7月17日,经历过三次延长的黑海粮食外运协议被俄方宣布中止,黑海粮食走廊中断。彼时国际农产品大宗市场并未对此事作出太大反应,但目前事态有所升级。克里米亚大桥再次被炸后,连续数日,俄罗斯对乌克兰港口城市及黑海沿岸粮食设施发动袭击,乌克兰最大农产品外运港口敖德萨港被夷为平地,黑海路线全面封锁。目前俄方已将空袭范围扩大到与罗马尼亚交界的多瑙河运输线,河畔列尼港基础设施受损,沿岸粮食储备基地尽数被毁。

作为主要的黑海替代路线,多瑙河航线的摧毁意味着俄方欲彻底切断乌方的海上贸易,乌克兰的粮食出口运输只能转向陆运,陆运成本将增加15%—20%,且并不顺畅。在乌克兰农产品即将大面积收割的时刻,外贸出口被围堵,导致全球粮食危机的担忧再次袭来,包括谷物、油脂在内的国际农产品价格大幅上扬。

从乌克兰主要农作物的产量占比和出口占比来看(2022年数据不全,故采用2021年数据作为参考),葵花籽及葵花籽油无疑是乌克兰出口数量最多、最为重要的农产品。乌克兰有向日葵之国的称号,其葵花籽、葵花籽油的产量和出口量皆居全球首位。黑海局势升级后,国际葵花籽油FOB报价出现跳升。与之相关联的马来西亚BMD毛棕榈油以及CBOT农产品均出现较大程度上涨。

根据乌克兰经济部公布的数据,其葵花籽油销往全世界的131个国家,其中主要出口地为土耳其(19.3%)、罗马尼亚(12.1%)、中国(11.9%)、印度(7.2%)、波兰(7.2%)。无独有偶,上述主要的葵籽葵油进口国家同样是国际棕榈油的主要需求国,其中中国、印度、土耳其是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的前三大需求国。乌克兰葵花籽油供应的缺失是否会带来棕榈油的贸易机会?我们从多个维度进行分析。

目前国际葵棕价差已经从平水附近攀至180美元/吨,价差处于中等水平。乌克兰供应出问题后,葵花籽油价格有望进一步走高,而相对其更有价格优势和供应便利的棕榈油便具备了竞争力。因此,从当前葵棕价差的角度来看,棕榈油存在价格竞争优势,后续棕榈油的需求及价格均有望提升。

地理位置上,土耳其与乌克兰同属黑海海域,两者隔海相望。土耳其进口乌克兰葵籽与葵油,最佳途径是黑海走廊。目前虽然黑海路线中断,但两者地理位置较近,从陆地借道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同样可以到达土耳其。因此,对于土耳其来说,黑海局势升级对其葵油的进口影响并不大,只是运输成本的增加。甚至乌克兰农产品出口不畅,可能会带来其国内葵油价格的下跌,对能够正常进口的国家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在棕榈油进口方面,土耳其虽同是欧洲国家,但不属于欧盟,因此欧盟的棕榈油进口政策无碍于土耳其进口。事实上,土耳其是马来西亚棕榈油最为重要的出口对象。从2023年6月马来西亚的数据来看,土耳其棕榈油进口量仅次于中国和印度,月度进口40万吨量级,排名第三。在葵油运输成本上升的情况下,棕榈油价格优势凸显,单从葵棕油替代角度来看,土耳其棕榈油进口或适量增加。

罗马尼亚的葵籽和葵油进口量较大,在乌克兰葵系产品出口中占据第二位;波兰进口数量也不少。从地理位置上看,罗马尼亚与波兰皆和乌克兰接壤,虽然黑海走廊与三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无直接作用,但粮食协议的中断却对两国产生了侧面的负面影响。

为了替代黑海走廊,乌克兰与欧盟达成共识,建立“团结通道”。简单地说,“团结通道”是乌克兰农产品出口的一个过境转运通道,由多个与乌克兰接壤或接近的东欧国家组成,罗马尼亚与波兰均在其列。乌克兰粮食通过铁路、公路运往邻近东欧国家,再经水路、陆路等方式出口到其他国家。由此,乌克兰的粮食出口便从海上转移至此陆路通道。据欧盟统计,自去年5月以来,“团结通道”从乌克兰运出了4100万吨粮食和农产品,运输量超过黑海走廊,占乌克兰粮食出口的近60%。

但随着时间推移,问题显现。由于物流不畅,大量农产品积压在这些东欧国家,对当地农产品价格造成冲击,引发了东欧五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波兰)的农民。五国相继禁止乌克兰部分粮食和食品的进口,但经欧盟协调,过境转运通道依然能够提供保障。从波兰和罗马尼亚发布的声明来看,两国并没有禁止葵籽和葵油的进口,但考虑到农民的利益,两国葵系产品的进口量也不会大量增加。

棕榈油进口角度,从量上来说,罗马尼亚和波兰的棕榈油需求历来不大。况且罗马尼亚和波兰同属于欧盟国家,其需要遵守欧盟的环保政策与《反森林砍伐法案》,对棕榈油的进口少之又少。因此,从罗马尼亚和波兰两国的角度而言,黑海局势升级对这两国的棕榈油进口基本没有影响。

作为全球最大的油脂进口国,豆油、棕榈油、葵花籽油是印度最主要的进口油脂,三者视价格差异具有灵活的替代性。5月,葵棕价差接水,同时,价格上的优势以及对于黑海局势生变的担忧促使国际买家加大葵油囤货量,由此印度进口了大量葵油,5月,印度葵油进口量在三大油脂进口中占比上升至28%,为近20年的历史次高位。在消费端稳定的情况下,相当一部分进口将转化为库存,目前印度的葵油库存位于近年同期高位水平。

在葵油库存储备较高且葵油进口价格不佳的情况下,叠加黑海走廊中断进口供应不畅,印度或将葵油部分的需求向棕榈油和豆油转移,棕榈油进口需求将进一步增加。这一点可以从马棕7月的出口数据上得到印证。根据ITS数据,印度7月进口33.86万吨马棕,较6月增加18%,达到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未来很有可能延续增长的势头。

中国是乌克兰葵花籽油第三大出口国,贡献度12%。但不同于欧洲和印度对于葵花籽油消费的广泛,中国在葵花籽油的消费上起步较晚,与豆油和棕榈油相比,市占率较低,在食品加工行业基本很少用到。

葵花籽油在我国的下游消费基本集中在小包装领域,即家庭食用,大多用于煎炸及调和油调配,与玉米油替代性较强。2022年,国内葵花籽油消费154万吨,葵花籽油的家庭消费占整体食用油家庭消费的8%左右。

因此,葵花籽油和棕榈油在我国分别应用于家庭和食品工业,两者用途不同,不存在消费替代。同时,考虑到葵花籽油在我国食用油中以家庭消费为主,且占比较小,与玉米油替代性强,而且今年以来我国从俄罗斯进口油脂油料有所放量,俄罗斯同样盛产葵籽,因此黑海危机所造成的葵油短缺对我国棕榈油的需求影响较小。

总的来说,黑海紧张局势的升级因乌克兰葵籽、葵油出口断供而使得棕榈油需求出现实质性的利好。通过分析乌克兰主要的五大葵系产品出口国,我们得出结论:在主要需求主体上半年大量进口葵花籽油的背景下,较高的葵油库存、阶段性的供应困难以及失去优势的葵棕价差,将导致一部分葵油国际需求被棕榈油替代,尤其是印度的棕榈油需求或将持续增加。

在黑海危机解决之前,需求支撑将为盘面持续注入动力。但需要防范的是,黑海局势之所以发展到如今的局面,无非是俄罗斯的粮食、化肥出口诉求没有得到满足。一旦通过谈判与调解,西方同意俄罗斯重新接入全球支付系统当中,那么黑海通道随时可能再次打开。除非需求端有其他的增长途径,否则棕榈油价格可能因此出现一定程度的阶段性回落,但下半年至明年棕榈油的上涨趋势难改。(作者单位:国联期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