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首儿歌十分让人“上头”,但你知道吗,它还能“挖出”很多有趣的植物知识!赶紧一起来看看吧~

在早春时节,有一种盛开的蓝色小花,叫做“附地菜”,顾名思义,这种小野草紧紧贴着地面生长,植株本身就没多大,花更是小得只有两三毫米。

小花小种子的优势正是在营养消耗上,附地菜的花期很长,除了冬天,几乎能一直开下去。每朵花虽说只能结4颗种子,但这样的消耗足以让它们打持久战。

真要说极端点的例子,就不得不把兰花叫上来。兰花的种子小如粉尘,既然种子小,花的块头怎么样呢?

在一些南方地区的自然爱好者多有一个爱好,每到春天时,便在草坪中寻找三种兰花——绶草、线柱兰和美冠兰,我们戏称之为“草地三宝”。它们的花非常小巧,所以必须得“寻找”。比如绶草的植株只有不到10厘米的高度,一根细长的花柱上螺旋排列着一串小粉花,单朵花的大小都不到1厘米。

在中国南方的一些热带地区,绿化带上常种着一种艳丽的行道树——凤凰木,一到花期,火红的花朵在一排排的树上熊熊燃烧。这样高大的树在开花的支出上也毫不吝啬,每朵花都能有直径10厘米的体量。

更为出众的是它们的种子。作为豆科植物的成员,凤凰木也会结出豆荚来,只是这个豆荚真不小,足足能有半米多长,种子也能有近2厘米。

除了些豆科,紫葳科的木蝴蝶也是长相特别。虽然花比不上凤凰木,也足有5~6厘米大。它们的果实也是长柱型,木蝴蝶的果荚能到达一米多长,待果荚成熟后,便裂开露出其中的种子。

木蝴蝶之名正来自种子的样子——种子周边延展出薄薄的翅,种子加上翅的部分,直径能达到五六百厘米。在种子播散时,种子就像只蝴蝶在空中轻盈飞行。

种子能小到什么程度。我们的文化中喜欢将芝麻作为小的比喻,芝麻小官,芝麻小事……但在微小种子行列中比小,芝麻还真排不上号,盘踞前排的是兰科种子,因为就像前文中所说,兰花的种子,可能得跟粉尘比大小。

虽然兰科中很多花是种子小、花也小,但兰科中也颇有些大花,比如说高海拔特产的杓兰,能有巴掌大小。

而因达尔文出名的大彗星兰,不仅花有巴掌大,后面还拖着半米多长的“距”,可谓是兰花中算是巨人。但是这么大的花,并没有阻止兰花的种子依旧是那样小巧,兰花种子的大小与花的大小之比例恐怕是植物界之冠了。

杜鹃种子不比兰花种子大多少,但杜鹃属的花普遍不比兰花小,甚至于杜鹃中巨人——木兰杜鹃,能有10厘米的大小。不仅花与种子的比例夸张,谁能想到这小小的种子能长成10米高的巨大乔木。

不管是兰花的种子也好,还是杜鹃的种子也好,它们都采取着“种海战术”——不管活不活,先撒出去再说。

兰花植物每粒只有几微米的大小,在我们肉眼看来,就是一团的粉尘,微小的种子更容易被风吹拂出去。

不同于其他的植物种子,兰花种子并没有为后代准备萌发所需的营养储备,但它们与菌类签订了“友好同盟条约”——菌类为兰花萌发以及后续的水和矿物质的需要,兰花将光合作用的营养物质与菌类分享。依托于这样的同盟关系,兰花在种子的安排上极度地精简,体型便有了这样的迷你。

在岭南地区,木棉树是大受欢迎的行道树,早春时节,树叶还没长出,树上红花满枝。木棉树粗壮高大,花也不小,直径也有10厘米上下。

也是因为这巨大的花,让木棉频频上电视——木棉花凋谢时,完整一朵从树枝上掉落,如果树下正好有个不幸的路人,高空落花,能把人砸晕喽。

木棉得名于它的种子,种子上被裹着厚厚一套“棉衣”,古人会用这些毛作为衣服被子的填充。种子在植物界不算小,能有1厘米左右,但相比于木棉花而言却小得许多。

要说大种子与小花极端之一的非椰子莫属。我们多少都品尝过椰子的美味,椰子的花非常小巧,一朵花只有区区3厘米左右的大小,谁能想到就是这样小小一朵花,却能结出我们捧着嘬的直径20~30厘米的大椰子。

若要再极端一点,咱们干脆就搬出世界上最大的种子——海椰子,虽然都叫“椰子”,但海椰子和我们所食用的椰子并不是同一类,海椰子种子的直径可达40~50厘米,重量最大可达25公斤。

因为在海岛上,风力迅猛,传粉昆虫在这种环境下较难履行使命。既然风力充沛,那可以好好利用利用。风力传播的花不需要靓丽的色彩和巨大的花瓣,取而代之的是数百朵小花组成的巨型花序,花粉也供应充足。花粉飞舞,只要能粘上一个就是赚到。

海岛的环境也塑造了种子的大小。生长在海边的椰子需要漂洋过海,太小的种子只会被海浪打得找不着北,巨大号的种子在漂流中更加稳定,而且能储备足够充足的营养,以备长途的海上之旅。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