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园艺村的设施温棚,翠绿的巨型菌草长得笔直,3米多高的植株仿佛要触到温棚顶。菌草密密匝匝,行走其间,仿佛进入原始森林。

“叶子像玉米,形状像高粱,但一年能产两季,用来做牛羊饲料,可比玉米、高粱产量大。”园艺村村民袁俊成说。

和电视剧《山海情》里的剧情一样,1997年,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菌草之父”林占熺带领团队来到宁夏扶贫。他们带来的6箱菌草,被当地人称为“生态草”“致富草”“幸福草”。2010年,林占熺再次来到闽宁镇时,当地菌草的鲜草亩产量已经达到20吨。

如今,菌草又漂洋过海,在亚非拉的许多国家和地区落地生根。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家,菌草也被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为“中国草”。菌草如何落户宁夏,又在如今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让我们一起走到黄河畔,走进大山里,看菌草如何“点绿成金”。

“这草好得很,好得很!菌草既能当饲料,又能防风固沙”高赵村村民樊建智承包了30亩地,一边感叹着今年的草种品质好,一边用手机拍下视频,转发到各个村民小组群里。在樊建智的带动下,乡亲们陆续开垦土地,种下了140亩菌草。

1993年,林占熺在福建长汀、连城两县的严重水土流失地种植菌草,取得了很好的蓄水保土效果。1994年,林占熺在山东路过黄河边,看到河床裸露、黄河断流,老乡赶着马车从被泥沙堆高的河床上走过,林占熺下定决心,要把菌草带到黄河流域去。后来,林占熺和团队驻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乌兰布和沙漠,种下的菌草多次“死而复生”后,终于让流沙得到治理。如今,菌草已在黄河沿岸9省区种植。

“菌草根系发达、光合效率高、适应性广,耐旱、耐盐碱、抗逆性强,可在坡地、沙地、盐碱地快速生长,能有效改良盐碱地。”曾任驻宁菌草技术扶贫工作队队长的黄国勇说,“宁夏养殖业发展需要消耗大量玉米,巨菌草的粗蛋白含量高于玉米,而且,巨菌草在宁夏的鲜草产量是青贮玉米的3倍左右。种2万亩菌草,至少是6万亩青贮玉米的产量,相当于节省了4万亩耕地。”

虽然叫菌草,但它如今的应用范围已远远超过“用于栽培食药用菌的草本植物”的最初定义,成为集保护生态、带动增收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于一身的“神草”。“我一直期待有一天,菌草能在生态治理上发挥更大作用,为筑牢地球生态屏障贡献一份力量,更多地造福子孙后代。”林占熺说。

不仅是“生态草”,如今,菌草还被赋予了更多的使命。经过多年选育、创新,其功能从最初的“以草代木”种菇,拓展到菌草饲料、菌物肥料等领域。

“我们村目前还存在土地沙化问题,灌溉用水比较紧缺,而巨菌草的特点是抗旱性比较强,产量也比较高,是非常优质的饲料,种植巨菌草再合适不过了。”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郝家桥镇团结村,宁夏幸福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孔德硕在“闽宁草”育苗大棚里介绍。

巨菌草具有适应性广、抗逆性强等特点,可用于饲喂牛、羊、鸡等畜禽,帮助团结村里的养殖户解决饲料成本高的难题,还可以栽培香菇、灵芝等食用菌、药用菌,为村里产业化发展奠定基础。

在银川市科技局的资金注入及林占熺的技术指导下,团结村成为灵武市第一个试验种植巨菌草的村子。团结村驻村王治武掰着指头算账说:“自从村里引进菌草,饲料再也不缺了,养牛利润空间大了,明年这牛圈还能再大一圈!”

在位于宁夏引黄灌区末端的石嘴山市,有盐碱地,土地含盐量高、通透性差,不少作物难以成活。其中,“寸草不生”的重度盐碱地面积超过11.7万亩,占全市耕地面积的5%。菌草落户这里,不仅使生态环境变好了,也让当地的绿色经济有了模样。

2021年4月,在林占熺的推动下,首个菌草科技创新产业园落户石嘴山。两年多的时间里,这里已建成科研楼、1.2万平方米智能化养菌车间、菌草粉草车间等,眼下正朝着搭建菌草全产业链条而努力。“菌草种植节水节肥,不用打农药,亩均节本增效200元以上,每亩直接效益4000元,经过动物养殖、菌菇栽培、肥料利用还田,每亩效益可增值到万元以上。”黄国勇说。

“菌草技术因扶贫而诞生和发展。现在,菌草产业已从以草代木生产菌菇拓展到以草代煤发电、以草代粮发展畜牧业等6个领域12个产业。”林占熺说,尽管菌草技术是中国特有的技术,他希望未来这项技术能够进一步造福全世界。这些年,在林占熺和他的团队不懈努力下,菌草技术已推广至全球106个国家和地区,帮助不少贫困地区人民增收。

“这些菌草已经生长两个多月,处于拔节期。在哥伦比亚,如果水肥条件跟得上,这个时期的菌草每天可以长6到8厘米。”今年5月,永宁县闽宁镇大棚菌草育苗基地里,翠绿的菌草已长到一人多高,林占熺站在菌草旁,正为一群前来参观的外国友人讲解菌草种植技术。

1986年10月,菌草技术成功面世。“以草代木”生产菌菇,解决了菌业生产中林木资源被大量消耗的“菌林矛盾”。如今,这项技术在国内外被广泛应用,来闽宁镇参观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可少有人知道,这一切,来自于1997年林占熺带来宁夏扶贫的那6箱菌草。

彼时,闽宁镇尚被称为闽宁村,1998年,闽宁村有了菌草技术扶贫示范基地,林占熺开设培训班,教村民如何种蘑菇。到2020年,仅闽宁镇每天出售的蘑菇便达60吨,一大批贫困户通过菌草技术告别了贫困。

“当时去宁夏,我是抱着第二次长征的想法去的。”林占熺说。那时候,村民们都是刚刚从宁夏南部山区搬迁而来的贫困村民,为了帮助他们尽快脱贫,林占熺手把手教授村民如何种植菌草、如何用菌草制作菌棒生产菌菇。

当时,许多村民喜欢围在林占熺身边问问题。“高温环境下,怎么管理田间地头?”“您说菌草里糖分很高,这些和种蘑菇有什么关系?”

这是移民接触到的第一个产业,刚从山大沟深的西海固搬迁到这里的村民们,既没见过菌草,也没见过双孢菇,顾虑重重。经过林占熺手把手指导,率先种植的农户尝到了发展新产业的甜头。村民们见到了实惠,也纷纷建棚种菇。经过20多年的发展,助力村民脱贫的双孢菇,已经从小作坊搬到了智能化厂房。在宁闽合发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低温生产车间里,一朵朵白色双孢菇煞是喜人。

“我快80岁了,只要宁夏乡亲们需要,只要我还能跑得动,我90岁还会去协助他们。”林占熺说。如今,林占熺的团队带来的菌草技术在宁夏西海固地区被大面积推广,团队正在把这株闽宁协作的“幸福草”继续推广到黄河两岸、大山深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