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要2000块才能买到1T的时候,我会要求这块固态读写速度快,发热不严重,而且数据能长时间保存不出错。

咳咳,开个玩笑。硬盘损坏真的是个概率事件,假如你担心越便宜的盘坏的越快,那我只能建议大家做好数据备份了。

有人认为是国际行业上的工艺进步了,有人认为是国产颗粒制裁了垄断,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却没个定论。

抱着学习的态度,我也找了找资料,也跟行业里的朋友聊了聊,终于给这个惠及全体消费者的大好事摸出了一个轮廓。

其实里面原因还蛮多,有一代一代技术更迭的努力,有市场周期变化的调节,也有国产厂商独立自足钻研技术的影子。

咱们这几年常说的 SLC (单层次存储单元)、 MLC (双层存储单元)、 TLC (三层存储单元)、 QLC (四层存储单元)、 QLC (五层存储单元)就是如此。

咱打一个不那么严谨的比方,假如硬盘是你家门口的快递站,你的数据就是里面的快递,里面货架数量是固定的。

那么 SLC 就是一层货架上只放一个快递, MLC 就是放两个, TLC 三个, QLC 四个。

前几年通过 TLC 和 QLC 技术的应用,硬盘的性价比有过一段时间的持续提高,但是目前来看,四层单元的 QLC 已经到头了。

另一个是数据的稳定性不断下降, QLC 还能保证单单元 1000次的反复读写,即将推出的 PLC 据说只能堪堪保证 35 次。

最近两年,闪存芯片的堆叠层数从 32 层到 64 层,再到目前常见的 128 层,靠着这一手垒高高的办法,固态硬盘的容量一直在持续增长。

但是市场对颗粒的需求是存在周期变化的有时候买固态的消费者多,有时候少。

在消费市场上,无论是个人的电脑、手机、还是商用的企业采购,数据中心,各类的消费需求都有所下滑。

但是比如三星原本还想头铁,结果今年一季度营业利润暴跌 96%的当头一棒,不得不加入减产大军。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有个目前在美国工作的前同事,每过一阵就会跟我们感叹固态价格真的太离谱了

成为了国内,不对,世界第一家实现 232 层 3D NAND 堆叠的厂商,超越了三星美光等一系列存储老厂。

当三星抠抠索索的慢慢把2T的固态从2500降到1500出头的时候,长江存储大规模出货,以致态、梵想为代表的一批使用长存颗粒的国产厂商把价格给直接带入冰点。

客户变少了,新机器也买不到了,维护的美方工作人员也撤离了,老的设备如果出故障也会修不好了,只能停机,二期厂房的建造也出现了一定的延误。

看起来好像还行,但这依旧只有全球产量( 200万片/月)的 5%左右,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也有人猜测,认为长江存储可能是在被制裁后直接选择放弃企业级市场,把所有的颗粒都套皮出给消费级固态厂商,比如今年年初时梵想,光威,金百达、爱国者等一系列原本的二三线厂商都一股脑的换上了长江颗粒。

别看存储只是半导体产业链中的一环,但实际上五十多年以来,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他们的繁荣的半导体市场,都是从存储市场开始做起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