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末去青龙湖湿地公园组队‘打野’(挖野菜、捡野生菌、摘野生果蔬等),希望不会‘空军’(空手而归)。”“主打一个体验,不敢吃。因为看到菌子脑海里会响起那首民谣‘红伞伞,白杆杆,吃完一起躺板板。’”“周末的快乐是捡菌子给的”……

最近,成都人的周末很忙,不仅忙着露营、去龙泉山追日出,还忙着去公园里捡菌子。甚至有“捡菌人”在网络平台分享了“捡菌攻略”,更有好奇的市民通过网络组队加入到“捡菌大军”中,感受“打野”的乐趣。一时间成都掀起了一股“捡菌子”的热潮。

捡菌子体验如何?有没有安全风险?有哪些注意事项?8月27日凌晨5时30分许,记者来到青龙湖湿地公园,寻找“捡菌人”的身影,并实地体验在公园里捡菌子。

凌晨5点40分,青龙湖湿地公园绿道旁边的树林里,不时有手电光束在晃动。“他们来捡菌子,凌晨三四点就来了。头天晚上下过雨,第二天土里会冒出野生菌子。”经常早起锻炼的市民朱常贵说。一旁锻炼身体的林祥国表示,8月初开始,来青龙湖湿地公园捡菌子的人变多了,“有些懂菌子生长规律的人,一早上可以捡3—4斤菌子。”

记者注意到,穿着长裤,裤腿、鞋子上布满泥点,手提塑料筐的人,基本都是来捡菌子的。这群“捡菌人”之间似乎有种默契,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捡到菌子了吗?”。

“我们在树林里找了2个多小时,看到几朵颜色鲜艳一看就有毒的菌子,能食用的菌子是一朵也没捡到。”为捡菌子,许饼饼和同伴组了个群结伴而来,队友佳佳说,“菌子没捡到,却在树林里看到日出了。”他们向记者展示了自带的捡菌工具,其中包括塑料筐、铁铲、钉耙和线手套。在靠近龙纹岛的树林里,出现了另一拨捡菌人,“我们凌晨5点就到了,菌子可能都被上一拨4点多来的人挖完了。我看到他们捡了半筐菌子呢。”市民陈可帆有些失落地说,他特意早起从郫都区开车过来捡菌子,结果当了一盘“空军”,“网上看人捡菌子满载而归,现实却告诉我,重在参与。”

上午7时许,记者来到“捡菌攻略”上分享的青龙湖湿地公园绿道边的野道,背阴的大树脚下有多处用小铁铲、钉耙挖过的痕迹。记者在一株腐木附近的草堆旁发现几朵菌子。通过识图辨物,记者发现此菌或为马勃菌,有毒性。越往树林深处走,光线越暗。在一个山坡靠近小水潭的地方,记者还遇到一条花蛇。随着太阳的升起,地表温度开始升高,树林里越发闷热,若没有准备防晒降温物品很容易出现中暑症状。沿途的树丛里还有棕红色的菌,经识图辨别均为有毒菌类。期间,记者在树林里还看到青花椒树及笋子,几乎都有人为采摘过的痕迹。

记者在不同的树林里遇到近10拨“捡菌人”,其中8组空手而归,有2组人挖到笋子、木耳和青花椒等。市民陈先生介绍,“早上7点多到的,从双流开车过来,带家人来体验‘打野’。不过没什么收获。”在历时3小时的捡菌体验中,记者并未找到网友所说的鸡枞菌,且从记者的个验感来看,捡菌过程存在一定风险。青龙湖湿地公园现场管理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也注意到这一现象(捡菌子),目前已加强现场管理力度。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巡逻时发现这类情况(捡菌子),会及时进行劝导。”不仅如此,园区内部分地方还有安全警示牌,提示有蛇出没。

作为全球范围内海拔落差最大的特大城市,成都生物种类繁多、门类齐全,特有、珍稀物种异常丰富。据多位有经验的“捡菌人”透露,成都的天府大道附近、龙泉山(百工堰公园)、双流牧马山等地也能捡到菌子。

那么,成都“捡菌人”捡到的这些菌子到底是什么菌?经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林强教授鉴别,部分人捡到的确实是鸡枞菌,以青龙湖湿地公园里捡到的鸡枞菌为例,这个季节(气温高、雨水多)其生长速度很快,所以容易被采摘到。不过,“采摘野生菌类,没有专业人员指导是很危险的,应坚决杜绝食用。”至于记者在青龙湖湿地公园里看到的菌类,林强表示,基本都是有毒的,其中包括环柄菇类、雪白鬼伞以及丝盖伞类。“成都周边常见的菌类有条纹盔孢伞、大青褶菌、白毒鹅膏菌等,都是剧毒致死的菌类。”以鹅膏菌类举例,鹅膏属形态是头上戴帽(菌盖),腰间系裙(菌环),脚上穿靴(菌托),而有此形态的菌子大多有毒甚至剧毒。

对成都公园里捡菌子变得火热这一现象,林强表示担忧,他提醒大家在捡菌的同时要注意生态多样性的保护,并建议市民理性参与捡菌体验,且尽量不食用自己采摘和不认识的菌类,因为可能存在无毒与有毒菌子混淆的危险。

最近,成都人的周末很忙,不仅忙着露营、去龙泉山追日出,还忙着去公园里捡菌子。甚至有“捡菌人”在网络平台分享了“捡菌攻略”,更有好奇的市民通过网络组队加入到“捡菌大军”中,感受“打野”的乐趣。一时间成都掀起了一股“捡菌子”的热潮。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