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业绩下滑原因,华软科技解释称,受宏观经济形势和疫情的持续影响,部分子公司工厂处于停产检修状态,相关子公司或资产组的盈利预期下降,已经存在减值迹象,初步判断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亿元至4.5亿元,需要计提固定资产及应收款项减值准备1亿元至1.5亿元。

◎对于将现有FEC生产线设备及配套设施委托山东汶峰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经营,华软科技董秘吕博解释称,从去年全年来看,电解液添加剂的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很多公司都进入该领域,产品的产能进一步增加。因此,市场的供求关系出现了较大变化。

4月3日下午,华软科技(SZ002453,股价12.58元,市值111.1亿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对补选公司董事的议案进行表决。

梳理近一年来华软科技的一些操作,不少投资者也生出疑问。去年三季度末归母净利润尚且盈利,全年业绩预告为何却亏损几个亿?控股孙公司武穴市久安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安化工”)年产1000吨FEC项目于2022年6月便已经进入试生产阶段,即将创造收益之际,日前又为何披露委托其他公司经营?另一控股孙公司武穴奥得赛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穴奥得赛”)原本为期一个月的自动化改造,一年过去了也迟迟未能完成,究竟何时能够完工?

2022年三季报显示,2022年1~9月,华软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5.87亿元,同比下降6.82%,实现归母净利润6041.71万元,同比下降8.19%。

即使同比下滑,但截至三季度末,华软科技尚且是盈利状态,然而,公司全年的业绩预告却出现了大幅亏损。1月31日,华软科技披露,2022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2.02亿元至3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4.52亿元至5.5亿元。

针对业绩下滑原因,华软科技解释称,受宏观经济形势和疫情的持续影响,部分子公司工厂处于停产检修状态,相关子公司或资产组的盈利预期下降,已经存在减值迹象,初步判断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亿元至4.5亿元,需要计提固定资产及应收款项减值准备1亿元至1.5亿元。此外,非经常性损益预计约为2.5亿元,主要为北京奥得赛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得赛化学”)未实现2021年度业绩承诺,公司取得了业绩承诺补偿股份,并按市价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约2亿元,以及出售控股子公司倍升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53.33%股权,取得投资收益约5000万元。

但对于商誉及资产减值涉及的具体公司和具体原因,华软科技在公告中并未过多涉及。在股东大会现场,华软科技董秘吕博表示,公司根据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在每个报告期末对公司过往的事项进行评估和减值测试。在发布业绩预告前,公司发现奥得赛化学存在无法实现当期业绩承诺的可能,因此公司与审计师及评估师初步沟通后,对奥得赛化学计提了商誉减值。

吕博表示,供应链业务虽然为公司创造了较大的营收,但其实每年的毛利率很低。2021年,公司总体营收为39.42亿元,剔除供应链业务30.73亿元的营收后,精细化工业务营收为6.73亿元,剩余营收来自保健品及食品添加剂等业务。精细化工业务的毛利率相对较高,约21%。因此,虽然供应链业务的剥离会对公司营业收入造成一定的下降,但不存在精细化工业务难以挑起公司营收重担的情况。“虽然供应链业务的剥离肯定会对营业收入造成一定的下降,但我们相信这个一定是短期的。”

此外,2022年6月,久安化工年产1000吨FEC项目便已正式进入试生产阶段,但3月24日,华软科技却披露,将现有FEC生产线设备及配套设施委托山东汶峰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汶峰新材料”)生产经营。

对此,吕博解释称,久安化工做的是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项目,虽然久安化工2022年6月份进入了试生产阶段,但是公司前期的市场拓展并不理想。从去年全年来看,电解液添加剂的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很多公司都进入该领域,产品的产能进一步增加。因此,市场的供求关系出现了较大变化。基于这些变化,公司也寻找到了契合的合作伙伴,汶峰新材料在电解液添加剂方面有较为成熟的销售渠道,而久安化工前期市场开拓不理想,因此双方达成合作后能够优势互补,为公司贡献稳定的营业收入。“早期阶段,我们以委托经营的方式来进行,达到了一定的生产量后,会采用利润分成的方式。”吕博称。

另外,2022年3月,华软科技披露,武穴奥得赛决定对氮杂双环、荧光增白剂等产品的生产线进行自动化升级改造,预计时间约30天。但截至目前,改造仍然未能完成。

吕博称,武穴奥得赛建厂时间较早,因此设备也存在一定的老化情况,改造工作量相对较大,叠加去年疫情影响,自动化改造进程也时断时续。例如,必要的专家评审环节中,预约专家的时间就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各项工作都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所以导致自动化改造一直未能完工。目前,公司也在积极推进后续工作,争取尽快实现复工复产,但具体的完工时间尚不能给出明确答复。

而为了降低自动化改造带来的不利影响,武穴奥得赛委托了多家工厂进行产品代加工。针对这方面,吕博介绍,公司只是将生产环节放到了外面的代加工工厂内,但订单的接收、产品的研发都还是由公司来进行。

上任不到一年的华软科技董事长翟辉在最后表示,去年剥离了供应链业务后,公司也更聚焦于精细化工业务,目前公司也高度重视未来的发展战略,将自身业务的细分领域继续做大做强,增强华软科技在精细化工领域的优势。另一方面,公司也在坚持自身业务的发展,包括造纸化学品、医药中间体、荧光增白剂等核心产品。同时,借助奥得赛化学的研发实力积极开发新产品,争取产出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同时,公司也在密切关注行业发展和市场动态,克服去年疫情的影响后,今年对外也在积极寻求合作机会,对内则加强各项管理,希望进一步提升公司经营水平,推动公司保持持续健康的发展状态。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