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聊起野生菌,他能站在海拔近3000米的高原上,在接近零度的风雨中,滔滔不绝地连说两个小时。他的目光中燃烧着热情,在他的心底,有个强国梦想,这个梦想,他希望能在坐落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日基村的中国雅江松茸产业园实现。

对于很多国人来说,松茸只是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集播出的一种美味的珍贵食材。殊不知,松茸是亚洲独有的菌类,因生长条件苛刻、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早就是世界公认的菌中之王,是世界级的稀缺资源。

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松茸生产国和出口国,有近30多个生产松茸的县,分布在四川、云南、吉林等省份。自2001年上海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欢迎宴后,松茸便经常现身中国国宴。

但是这美味却来之不易。松茸无法人工培育,它的孢子必须与没有污染、树龄50年以上的大树根系发展出共生关系,才能形成菌丝和菌塘。在成长过程中,松茸还要依赖树林天然形成的腐殖质提供营养。破土而出之前,松茸必须得到充足的雨水,破土之后,又必须立即得到充足的光照,否则就长不成地道的松茸。

所以,每一支长成的松茸,都像是一个奇迹,更像是一场因缘际会。即便是中国这样的松茸出产大国,丰产年产量也仅有4500吨左右,而在非丰产年,产量只有3000吨左右。

甘孜州是中国松茸的重要产地,年产量约2000吨。其中,甘孜州的雅江县地处青藏高原东缘的高山峡谷与草原过渡带,巍峨的横断山脉与奔腾的雅砻江造就了这里地势高差3000多米、年平均气温11℃、年降水量650毫米、无霜期188天的独特青藏高原亚湿润气候区。同时,这里还蕴藏着世界储量最大的青杠树(橡树)林木资源。特殊的地理、气候、自然条件,使雅江县成为了中国松茸的核心产区,年产量达800吨。

中国农产品中,食用菌和茶叶是在世界农业市场中占有优势的两大作物,尤其是食用菌,年产人工培育菌3000多万吨。但尽管产量大,菌种却有8090%在国外。

例如,香菇的基因库在日本,双孢菇的基因库在荷兰、美国。2006 年,日本设置了食用菌专利保护壁垒,在海关对进口食用菌进行DNA菌种检测,如果发现产品是在日本登记注册的菌种的近源种,育种单位就有权收取专利费。但其实,日本登记注册的很多品种比如白灵菇、灵芝等,日本本地根本不长,都是来自中国的,但我们没有登记注册制度,被日本人抢注了,就成了日本的专利品种了。出口这些被抢注的品种,现在还要向日本人缴纳专利费。这样,只要日本启动种质壁垒,就能操控中国食用菌的出口。长远看,这不仅有损国家利益,也在国家物种基因安全问题上存在很大隐患。

陈文不无忧虑地说,松茸是亚洲特有、中国极具优势的国宝级野生菌种,从开发、利用、保护及永续利用的角度讲,建立松茸以及中国其他食用菌种质基因库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到目前为止,中国只开发了几十种野生菌类,大山里还有成百上千的品种尚待开发,而且大部分珍稀菌类生长在藏区。在菌类产业中,中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这一次,必须占据先机,一定要从松茸开始,把中国菌类的基因库保留在中国!

陈文说:全世界第一个松茸基因库就应该在松茸的核心产区中国四川省甘孜州雅江县!我们一定要理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布:松茸的基因库就在中国!这是我们的雄心。包括松茸种源在内的其他中国菌种资源都应该一一建立基因库。如果做不到,那不仅是眼下经济利益受损的问题,长远来看,随着生物基因技术的成熟发展,中国国家利益会受到更大的损伤,那是愧对祖宗、后代的大事。

中国的菌类不能再输给外国人了,陈文解释,随着生物技术的日益发展,基因片段将是最重要的物质基础,将带来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如果我们把中国数千种食用菌庞大的基因片段保存下来,中国就可能拥有居世界前列的基因公司,中国人就有可能利用丰富的基因财富,创造出更加辉煌的现代文明。因此,我们必须从、文明发展的战略高度来重视这个问题。

作者 admin